“在西雅圖最熱的幾天裏,整個人就像待在桑拿房裏。最熱的時候,我一天洗了八次澡。”中國留學生雨辰6月剛從華盛頓大學畢業,已在西雅圖居住了兩年,她經歷了一場罕見的極端高温天氣。

 

今年夏天,一場“千年一遇”的熱浪席捲了北美地區。

 

有部分民眾家中塑膠牆板受高温炙烤變形,還有電線在高温下熔化損毀,導致電車暫停運行。

 

然而,連續打破紀錄的高温所帶來的後果遠不止於此。

 

高温乾燥天氣不僅導致山火頻發,多地還報告了數百起與高温相關的猝死事件。僅上週內,美國俄勒岡州就有107人死於炎熱導致的各類病症。

 

熱浪仍沒有按下“暫停鍵”的意思。

 

目前,美國國家氣象局已發佈新一輪高温預警,預計美國西部的高温天氣仍將持續,並在本週末(當地時間7月10日至11日)達到頂峯。

 

不少氣象學家將本次熱浪與氣候變化聯繫起來,相關的量化研究也正在進行之中。

 

其實,氣候變化早已成為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然而,一旦極端天氣來襲,人類似乎總是準備不足。面對氣候變化,人類究竟能做什麼?該做什麼?

 

一股“千年一遇”的熱浪

 

美國華盛頓州西雅圖是一座港口城市,夏季氣温平均保持在16℃到23℃之間,氣候涼爽舒適。

 

然而,滾滾來襲的熱浪,打了西雅圖市居民一個“措手不及”。

 

近期,西雅圖連續打破其歷史最高氣温紀錄。根據西雅圖國家氣象局數據,當地時間6月29日,西雅圖氣温又創新高,升至42.2℃(108華氏度)。

 

惱人的高温只是一方面,缺少降温神器——空調,才更頭疼。

 

據《西雅圖時報》報道,在全美前25個大城市中,西雅圖是空調使用率最低的城市,僅有不到一半的西雅圖住户安裝了空調。

 

雨辰説,西雅圖夏日天氣清爽,很少用到空調,因此沒有多少住户會特意安裝。

 

沒有空調,部分民眾只能選擇簡單的物理降温。“西雅圖最熱的時候,觸手可及的一切都比我本身的體温高,連周圍空氣也是熱的,幾乎每隔一小時就要衝涼,否則真的非常難受,最多的一次,一天洗了八次澡。”雨辰説。

 

美國俄勒岡州也是本次熱浪侵襲的“重災區”。

 

當地時間6月25日至28日期間,俄勒岡州多地氣温上升至37.8℃(100華氏度)以上,波特蘭更是連續三天打破其最高氣温紀錄。俄勒岡州還有部分房屋的塑膠材質牆壁因高温變形。

 

熱浪使美國西部和加拿大地區的氣温飆升至歷史新高。/推特截圖

 

北美地區除美國外,加拿大也沒有逃脱熱浪侵襲。

 

據《紐約時報》報道,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利頓村的氣温一度逼近50℃,有民眾在陽台上直接藉助高温炒起了雞蛋。

 

多家美媒稱此次熱浪“千年一遇”(once-in-a-millennium)。

 

據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報道,這股炙烤着北美地區的高温更是達到了該地區民眾從未經歷過的強度。

 

熱浪的威力不止於此,它還讓部分北極圈國家“中了招”。

 

當地時間7月3日至4日,北歐多國受到熱浪影響,多地氣温接近歷史最高紀錄。

 

據芬蘭通訊社報道,當地時間7月4日,位於芬蘭北部拉普蘭地區的凱沃氣温高達33.6℃,是自1914年測得34.7℃以來的最高氣温紀錄。

 

挪威氣象研究所數據顯示,靠近北極圈的薩爾特達爾氣温為34℃,是挪威今年測量到的最高温度,僅比挪威歷史最高氣温低1.6℃。

 

澳大利亞莫納什大學地球、大氣和環境學院氣象學教授Michael Reeder認為,發生在北歐地區的熱浪與侵襲北美地區的熱浪存在相關性。

 

世界氣象組織稱“熱穹頂”成高温主因

 

罕見高温熱浪因何形成,世界氣象組織(WMO)給出瞭解釋——“熱穹頂”(heat dome)。

 

當地時間6月29日,世界氣象組織發言人克萊爾·努利斯表示,此次熱浪是由“大氣阻塞模式”引起的,“大氣阻塞模式”導致兩側的低壓形成一個“熱穹頂”,就像壓力鍋一樣,將高温都集中在一個特定區域。

 

此次“熱穹頂”現象又與以往不同。《經濟學人》指出,目前在美國西北部上空出現的“熱穹頂”,無論是在高温強度上,還是持續時間上都顯得極不尋常。自20世紀30年代那股引發北美沙塵暴的熱浪以來,這種連續破紀錄的高温天氣從未出現過。

 

這股熱浪仍將持續一段時間。加拿大環境與氣候變化高級氣候學家David Phillips表示,影響熱浪形成的“熱穹頂”在向東移動的過程中正在減弱,但仍足以使加拿大艾伯塔省到馬尼托巴省的氣温創下新紀錄。

 

根據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的説法,造成“熱穹頂”的主要原因之一,在於2020年冬季,太平洋東西部出現了顯著的温度差異,而造成這種温度差異的水流運動或與全球變暖有關。

 

分析發現:氣候變化使美國西部熱浪達到極端紀錄。/《紐約時報》報道截圖

 

據《紐約時報》報道,當地時間7月7日,荷蘭皇家氣象研究所(Royal Netherlands Meteorological Institute)指出,如果沒有全球變暖,那麼此次炙烤北美地區的熱浪不會發生。

 

層層歸因後,罕見高温天氣的起因又朝着氣候變化的方向指去。

 

得克薩斯理工大學氣候科學中心主任Katharine Hayhoe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指出,夏季出現熱浪本是正常的天氣現象,但氣候變化正在加劇熱浪的形成,並使其影響變得更加嚴重。

 

Katharine Hayhoe打了個比方。她説,氣候變化“正在給我們的天氣擲骰子”,無論民眾身處何處,總有機會擲出“雙六”——熱浪、乾旱、風暴、洪水或野火。隨着地球氣候變暖,幾十年光陰過去,氣候變化偷偷修改了骰子上的數字,導致人類擲出“雙六”的次數越來越多,甚至擲出了“雙七”,這就導致前所未有的事件開始出現,熱浪強度更高,持續時間也更長;乾旱狀況越來越嚴重;暴雨也愈加頻繁;颶風、颱風和旋風越來越大。

 

目前正在研究氣候變化與高温天氣間的具體量化關係,華盛頓大學健康與全球環境中心教授Kristie L. Ebi向新京報記者介紹道,眼下科學家正在進行一項快速檢測與歸因研究,以確定氣候變化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增加了熱浪的強度。

 

高温導致多地出現猝死事件

 

極端高温天氣帶來的直觀影響,便是炎熱難耐的高温

 

酷暑環境下,許多家庭、企業紛紛打開空調製冷。然而,這就進一步導致電力系統出現高峯需求。

 

當地時間6月29日,華盛頓州能源公司Avista表示,高温壓力已經對電力系統產生了影響,因此他們不得不採取“保護性措施”,暫時主動關閉某些住户的電源,防止出現長期、大範圍停電的情況。

 

極端高温的潛在影響,更不容忽視,因為它甚至能奪去民眾的生命。

 

極端高温或影響人體健康。當地時間7月6日,據《福布斯》雜誌報道,截至目前,美國俄勒岡州至少有107人死於此次高温,華盛頓州則有約30人的死亡與高温相關。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是目前死亡人數最多的地區,根據當地時間6月30日的官方報道,五天時間裏,該省共有486人突然和意外死亡,正在研究死亡事件和高温之間的關聯。

 

美國俄勒岡州熱浪導致至少107人死亡。/ABC報道截圖

 

極端高温或使人體機能紊亂,Kristie L. Ebi解釋道,如果人體的出汗機制或其他機制功能不足,更高的環境温度會提高人體的核心體温。然而,人體的細胞與器官功能只在一個相對狹窄的温度範圍內才最有效,因此較高的核心體温會影響人體器官功能,導致出現由心血管、呼吸系統等其他疾病造成的死亡。

 

除直接影響人類生活外,高温還影響了人類的生存環境。

 

首當其衝,便是農作物的生長。

 

據《紐約時報》報道,華盛頓州是美國最高產的農業大州之一,但在極端高温下,不少農作物被曬傷、枯萎,導致作物產量降低。另外,即便作物存活,其經濟價值也大打折扣。

 

高温天氣還使美國西部的乾旱狀況進一步惡化。根據美國乾旱監測機構數據,目前,美國西部地區已有近90%的範圍處於乾旱狀態。

 

Katharine Hayhoe指出,乾旱和高温往往相互促進,温度越高,該區域上空的“熱穹頂”或高壓系統就越強。這種高壓系統抑制了有助於降雨的對流,並使風暴系統遠離該區域,該地區就會變得更加乾燥。由此,乾燥和高温形成了“惡性循環”。

 

當地時間2021年7月1日,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小鎮利頓,當地出現極端高温,並突發山火。/IC photo

 

高温輔以乾旱進而導致水資源出現短缺。據美國廣播公司(ABC)報道,加利福尼亞州有超過1500個水庫的水位線較往年同期低了50%。今年6月,美國西部還有多地宣佈進入缺水緊急狀態。

 

Christopher Wolff是一名水文學家,他目前居住在美國西部科羅拉多州韋爾市。他對新京報記者表示,熱浪、乾旱以及氣候變化正在改變水的可用性。“儘管我所在的地方還沒有出現用水短缺,但從長期來看,如果不改變現狀,我們可能會在用水方面面臨一場災難。”

 

另外,近期山火事件頻發,也與高温、乾燥天氣相關。據不列顛哥倫比亞省野火服務機構統計,截至當地時間7月3日,熱浪已經在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引發176起野火。華盛頓州和俄勒岡州也經歷了嚴重的野火火災。

 

專家建議政府建立熱浪預警系統

 

熱浪來襲,民眾和政府都開始尋找陰涼避暑的空間。

 

熱浪天氣難“硬扛”,不少當地民眾前往咖啡廳或商場蹭空調。54歲的Rex Ricks住在俄勒岡州梅德福,他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儘管住所中配備空調,但製冷效果並不好。他曾一連4天躲到商場裏面避暑,一待就是6個小時。“我躲在商場的食品區,每天一邊吃東西一邊玩手機來打發時間。”

 

部分地方政府還在體育場館等有空調的地方設立了專門的製冷中心(cooling stations),給民眾提供工作、飲水和睡覺的空間。部分地區還在公共泳池取消了防疫限制措施。

 

當地時間2021年6月27日,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當地迎來高温,民眾戲水消暑。/IC photo

 

這些只是臨時應對措施,從長期來看,政府也可從改善城市環境、更新基礎設施等方面做出預防措施。

 

Katharine Hayhoe表示,由於城市熱島效應(UHI),城市通常比周邊的農村地區更為温暖,氣候變化正使熱浪發生得更加頻繁,影響更加嚴重。對此,城市可以通過植樹、建造綠色屋頂,擴大城市反射表面等方法,積極緩解熱島效應。起碼當熱浪來臨時,天氣不會過於炎熱。

 

改善基礎設施也能有效應對高温。《經濟學人》指出,現有建築可以通過將牆壁和屋頂塗成白色或添加白色材料,減少城市的熱量積聚。建築規範應確保新建住宅和辦公室條件能夠有效抵禦極端高温。

 

“地方和州政府還可以創建熱浪早期預警系統和應對系統。”Kristie L. Ebi補充道,這樣民眾可以對熱浪等其他極端天氣事件提前做好風險管理。

 

事實上,只有在極端天氣發生後,民眾才能應對,而想減少極端天氣的頻繁發生,還須從源頭做起。

 

根據《經濟學人》數據,目前全球氣温已經比工業化前水平至少高出1℃。當地時間4月22日,多國在領導人氣候峯會上明確提出了碳減排的目標。路透社指出,世界各國領導人的目標是將全球氣温升幅控制在比工業化前水平高出1.5℃的範圍內。科學家表示,這一臨界值可以防止氣候變化帶來最嚴重的影響。

 

被問及人類應如何應對氣候變化,以實現與自然共處,Katharine Hayhoe指出,借用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科技助理、白宮科技政策辦公室主任約翰·霍爾德倫的一句話,“面對氣候變化,我們只有三種選擇:緩解、適應和承受其帶來的痛苦。重點在於三種選擇怎樣組合,我們做的緩解越多,需要適應的就越少,遭受的苦難也就越少。”

 

新京報記者 欒若曦

編輯 張磊 校對 吳興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