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常會“預告”兩天後,年內首次降準靴子落地。  


央行7月9日宣佈,決定於7月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金融機構)。  


為何此時降準?受訪人士認為,我國當前經濟恢復較好,但受大宗商品價格上漲擠壓,中小微企業仍然面臨較大的資金成本和壓力,降準釋放的流動性可緩解這一情況。另有業內人士指出,9日上午公佈的6月CPI和PPI同比漲幅雙雙回落,下半年物價總體可控,為降準打開空間。  


央行在公告中稱,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此次降準的目的是優化金融機構的資金結構,提升金融服務能力,更好支持實體經濟,其中包括引導金融機構積極運用降準資金加大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市場感到“意外”  

央行稱不意味貨幣政策取向發生改變  


根據央行7月9日公告,為支持實體經濟發展,促進綜合融資成本穩中有降,決定於2021年7月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不含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金融機構)。本次下調後,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9%。這是年內首次降準。  


“穩健貨幣政策取向沒有改變。”央行在答記者問中表示,2020年應對疫情時央行堅持實施正常貨幣政策,5月以後力度就逐漸轉為常態,今年上半年已經基本回到疫情前的常態。  


央行稱,此次降準是貨幣政策迴歸常態後的常規操作,釋放的一部分資金將被金融機構用於歸還到期的中期借貸便利(MLF),還有一部分資金被金融機構用於彌補7月中下旬税期高峯帶來的流動性缺口,增加金融機構的長期資金佔比,銀行體系流動性總量仍將保持基本穩定。當前我國經濟穩中向好,央行堅持貨幣政策的穩定性、有效性,堅持正常貨幣政策,不搞大水漫灌。  


事實上,國常會7月7日提到降準後,市場很多機構還表示觀望,主因是央行今年貨幣投放較為謹慎,市場流動性也整體較為充裕。要知道,上一次央行降準還是在去年上半年,且去年3月和4月兩次官宣降準主要是為應對疫情的影響。  


“此前既沒有風聲和研究觀點提到有降準的可能性,也沒有投資者做降準交易。更重要的是,這次降準規模也超過了市場預期,而且也不是此前認為的定向降準,而是全面降準。”紅塔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奇霖表示。  


為何此時降準?  

加強對中小微企業支持,CPI回落打開降準空間  


為何此時降準?央行提到,今年以來部分大宗商品價格持續上漲,一些小微企業面臨成本上升等經營困難。  


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對貝殼財經記者分析稱,當前國際形勢複雜,通脹比較嚴重,有些國家面臨貨幣政策轉向。目前我國經濟恢復較好,但中小微企業仍然面臨着較大的資金成本和壓力,流動性等方面還存在一定不足。  


理論上講,大宗商品漲是通脹起來的信號,應該收緊貨幣才對。不過李奇霖表示,這輪通脹是由供給端驅動的,有預期囤積疊加的成分,壓力都讓中下游企業來承擔了。原材料價格的持續上漲會讓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的流動性明顯吃緊,而在產業鏈的生產合作中,小微企業又往往沒有話語權。這次全面降準除了定向支持小微企業以外,還有對沖出口,穩住總需求的考慮。  


降準空間也已打開。據國家統計局7月9日上午公佈數據顯示,2021年6月全國居民消費價格(CPI)同比上漲1.1%,漲幅比上月回落0.2個百分點,為年內首次回落。工業生產者出廠價格指數(PPI)上漲0.3%,漲幅比上月回落1.3個百分點。“6月CPI和PPI同比漲幅雙雙回落,PPI年內峯值已過,下半年物價總體可控,為降準打開空間。”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温彬表示。  


温彬進一步稱,本次降準後,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9%,仍處於合理水平。從必要性看,降準釋放長期低成本資金,有助於降低金融機構負債成本,截至今年6月末,MLF餘額5.4萬億元,處於歷史最高水平,並且7月15日有4000億元MLF到期,將不再開展續作,而由降準釋放的資金進行置換,降準不僅可以增加金融機構的長期資金佔比,優化資金結構,而且可以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為企業生產經營和經濟平穩運行創造一個適宜的利率水平。  


釋放萬億長期資金有何影響?  

緩解中小微企業資金壓力,對股市樓市影響有限  


根據央行公告,此次降準為全面降準,除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部分縣域法人金融機構外,對其他金融機構普遍下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1萬億元。據貝殼財經記者梳理對比,本次降準釋放長期資金規模高於去年三次降準單次釋放的資金量。  


“降準的終極目的是為了降低銀行負債端成本,給銀行更多的利潤空間,去繼續讓利實體。”李奇霖表示。宗良稱,通過降準能比較有效地為市場注入流動性,緩解中小微企業相關的資金壓力,為中小企業的發展提供更加有利的環境,進一步促進我國經濟發展。  


從對房地產的影響角度,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對貝殼財經記者分析稱,降準特別是短期銀行貸款額度會有所增加。銀行降低成本後,也會有利於房貸等利息的穩定甚至降低。  


諸葛找房數據研究中心認為,自2020年下半年以來,房地產行業融資環境發生改變,監管部門出台了三道紅線的新規,房企融資受限,降負債成為大多數房企的主要目標,行業開始追求自身的內增長。此外,建立了銀行業金融機構集中度管理制度,銀行對房貸都進行了額度限制。今年上半年,監管部門嚴厲打擊經營貸、消費貸違規入市。房地產融資全面收緊,預計本次降準對房地產市場的影響較小。但本次全面降準能夠有效增加市場流動性,貨幣信貸、社會融資規模將進一步增長,有利於實體經濟的發展。  


從對股市的影響來看,華西策略分析師李立峯認為,此次降準對A股市場的影響趨於中性,“降準”預期落地,不需要過於誇大此次“降準”對市場風險偏好的提振作用。  


下一步還有降準空間嗎?央行在公告中的表述為,下一步將繼續實施穩健的貨幣政策,堅持穩字當頭,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保持貨幣供應量和社會融資規模增速同名義經濟增速基本匹配,搞好跨週期設計,支持中小企業、綠色發展、科技創新,為高質量發展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營造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  


宗良認為,下一步降準空間得看經濟發展形勢,結合通脹、國際環境等各方面情況綜合判斷,總的基本原則是能夠為中國的市場主體創造一個良好的融資環境,支持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程維妙 編輯 徐超 校對 李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