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8點見,多一點洞見。每天早晚8點與你準時相約,眺望更大的世界。


“打打遊戲就能輕鬆年入千萬”,這對於長期承受學習壓力的孩子來説,無疑有着很強的吸引力。部分家長們面對着越來越“陌生”的孩子,把希望寄託在了高淘汰率的電競培訓班上,那麼這些“勸退班”真的有效果嗎?


成都郫都區的一家“電競成長銜接班”,十餘名14-16歲的“遊戲沉迷”少年,是家長們從各地特意送來的。在這裏,他們每天有12個小時可以用來專門玩遊戲。


對於培訓的效果,孩子與家長的訴求完全相反:這些與大人關係幾近僵局的少年,試圖在這裏通過培訓走上職業電競之路;而家長花費上萬元,只希望自家孩子被“勸退”。培訓班的創辦者侯旭,在二者之間平衡着:在孩子面前不承認“勸退”之説,但又告訴家長“當職業電競選手比中彩票都難”,從而另類勸退孩子。



辛巴達是廣東的一名大四學生,2019年,他與其他19人共同入選了這個“勸退”體驗營,沉浸式體驗時間共8天左右。他回憶,主辦方先帶他們穿着隊服拍照,製作職業選手風格的帥氣海報,然後他們就與職業選手同吃住,每天訓練12個小時以上,並體驗殘酷的淘汰方式。全程免費。


“我們打訓練賽,整整一天都在輸,沒贏過一把。”辛巴達説,他們這些參加體驗營的普通人每天都壓力很大,“有兩三個是真的哭了的”。最後一天,普通人隊與職業選手隊進行了正式的比賽,結果是“零比三”,普通人被“碾壓”。


辛巴達認為,所謂“勸退”,只是網友為了自嘲創造出來的,參加完訓練營後,他雖然暫時受了打擊,但很快就平復了下來。


電競資深玩家向記者表示,打着“勸退”名義的電競培訓並非科學的做法,商業化讓人無法理解,需謹防有人渾水摸魚,欺騙孩子。侯旭也承認,兩個月的“青訓營”或許作用不會很大,“我們實際上是一種挫折教育,降低孩子的遊戲體驗。”閲讀全文>>>




近日,新一代“飛天”艙外航天服設計成果歸屬問題引發熱議,兩所高校均宣稱航天艙外服為本校團隊設計。目前涉及多方均已迴應,那麼事件的實際情況到底如何?


7月9日上午,現任湖南大學設計藝術學院助理教授的羅建平在朋友圈發佈一份“情況説明”。



羅建平迴應稱自己是該項目技術負責人,2016年1月該項目結題,進入實施階段,他對項目方案進行修改調整。2016年7月從湘潭大學辭職後,他依然在航天部門和清華大學的支持下繼續從事該項目的研究和改進。2020年進入湖南大學設計藝術學院工作,在學校的支持下組建團隊,繼續完成該項目的實施與完善,並與航天部門聯合成立“航天產品聯合設計中心”,開展多項與航天服相關的產品設計研發。


羅建平提到的“航天產品聯合設計中心”,系湖南大學設計藝術學院與合肥高新區太空科技研究中心於2020年12月10日簽署合作協議建立的。


合肥高新區太空科技研究中心一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研究中心沒有參與此次新一代“飛天”艙外服的設計研究,與湖南大學的合作涉及商業機密,不便透露。閲讀全文>>>


晚間,湖南大學和湘潭大學發表聯合聲明。聲明稱,該科技協作項目技術負責人為羅建平(時任湘潭大學講師)。2016年7月,羅建平從湘潭大學辭職,赴清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2020年9月,羅建平博士畢業後進入湖南大學工作,並組建航天產品科研團隊。在此期間,羅建平一直從事航天服的設計研發與完善工作。閲讀全文>>>




國常會“預告”兩天後,年內首次降準靴子落地。央行7月9日宣佈,決定於7月15日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央行為何選擇此時降準?釋放萬億長期資金對於市場有何影響?下一步還有降準空間嗎?



央行為何選擇此時降準?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温彬表示,本次降準後,金融機構加權平均存款準備金率為8.9%,仍處於合理水平。從必要性看,降準釋放長期低成本資金,有助於降低金融機構負債成本。降準不僅可以增加金融機構的長期資金佔比,優化資金結構,而且可以鼓勵和引導金融機構進一步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為企業生產經營和經濟平穩運行創造一個適宜的利率水平。


釋放萬億長期資金對於市場有何影響?根據央行公告,此次降準為全面降準,除已執行5%存款準備金率的部分縣域法人金融機構外,對其他金融機構普遍下調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降準釋放長期資金約1萬億元。


從對房地產的影響角度,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對貝殼財經記者分析稱,降準特別是短期銀行貸款額度會有所增加。銀行降低成本後,也會有利於房貸等利息的穩定甚至降低。從對股市的影響來看,華西策略分析師李立峯認為,此次降準對A股市場的影響趨於中性,降準預期落地,不需要過於誇大此次降準對市場風險偏好的提振作用。  


下一步還有降準空間嗎?中國銀行首席研究員宗良認為,下一步降準空間得看經濟發展形勢,結合通脹、國際環境等各方面情況綜合判斷,總的基本原則是能夠為中國的市場主體創造一個良好的融資環境,支持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 閲讀全文>>>




林生斌一條“再婚生女”的微博,堪稱在輿論場投下了“一枚炸彈”。短短的時間裏,我們見證了議題從“中年男人負心薄倖”的情感話題發展成“怪力亂神的靈異解密”,如今又走到了親人反目的倫理慘劇。雙方一來一往的迴應,再次點燃網友討論的熱情。


7月8日下午,“杭州保姆縱火案”受害人家屬林生斌連發5條微博迴應網友質疑。主要內容包括他對前岳父母的尊敬從未改變;火災賠償金已妥善處置,不存在與前岳母對簿公堂的情況;現任妻子並非小三,兩人屬於意外懷孕。其中一條微博,將矛頭對準了亡妻朱小貞的哥哥,暗指其放任謠言傳播。



縱觀此事發酵以來的傳播鏈條,從“鎮魂井鎖魂墓”到“通過偶遇等線索分析現任妻子為小三”,以至於新生女兒的名字都被拿着放大鏡解讀了個遍,一些網友在圍觀此事的過程中存在的過度解讀、無端臆測、隔空判案的行為,讓人憂慮。這些都提醒我們,圍觀要理性,不要隔空斷案,更不能造謠傳謠。


古訓有云,“清官難斷家務事”,又有“家家都有本難唸的經”。深陷情理糾葛、經濟糾紛的當事人尚且説不明白,作為旁觀者、只能一窺細枝末節的網友千萬別把自己當成了狄仁傑。閲讀全文>>>




“足球回家了。”英格蘭隊於當地時間7月7日擊敗丹麥隊進軍歐洲盃決賽後,球迷們吶喊着口號歡呼雀躍。然而大量的球迷聚集和狂歡式的慶祝活動,也給英格蘭地區增加了疫情反彈的風險。


起初,受疫情防控限制,共能容納9萬名觀眾的温布利球場在小組賽期間只開放了25%的座位,但隨着賽程推進,賽事重要性和關注度提升,球場的座位開放率也不斷提高。1/8決賽期間座位開放率提高至50%。本週舉辦的兩場半決賽期間,座位開放率升至75%,這使得超過6萬名球迷能夠在現場觀賽。



但是,現場球迷並不能很好地執行防疫規則。在温布利球場觀看了意大利與西班牙半決賽的中國留學生馬特(化名)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説,“比賽進行期間幾乎所有外國球迷都摘掉了口罩。”


據BBC報道,不少人將房屋、酒吧裝飾成紅色和白色,揮舞着旗幟慶祝勝利。有十多名狂熱球迷在倫敦皮卡迪利廣場跳上了一輛雙層巴士頂部,有的球迷跳上了路邊的燈柱,還有大批球迷湧向街道和廣場,嚴重堵塞了交通。


近乎“全民狂歡”的慶祝活動引發擔憂,美國薩福克大學教授基思·斯蒂爾在路透社採訪中表示,“現在整個國家都在慶祝的這個事實,確實太可怕了。”閲讀全文>>>


編輯 劉喆 魏冕 校對 劉軍